药师经全文网

士兵“不想家”

发布时间:2019-11-15 09:45:48编辑:

士兵“不想家”

  士兵不想家

  士兵想家的时候特别的怪,倘若你问他想不想家,他会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说不想,其实心里想的厉害,滚烫的泪水默默的流淌,却没有"断肠人在天涯"的那种苍凉和悲壮。士兵的性格是直率,豪爽的,但想家的感情却是含蓄,深沉的。

  士兵想家的时候特别的有"规律"。他不在执行勤务时,不会在野营拉练时,也不会在摸爬滚打时想家,想家总是在收到家信,听到乡音的时候。总是在炊烟袅袅冉冉上升时,总是在逢年过节时,总是在溶溶的月色里,把消瘦的月亮想成梦中阿妹的摸样。总是在淡淡的雾色里,把朦胧的烟雾看成娘亲倚门盼望的眼角清霜,总是在夜风吹起时,把风声的起落,听成父亲迎风咳嗽的声响。

  月光如水。

  枪刺在月光下闪烁出一道寒光。士兵威严的站立在哨位上。

  将军踏着月光走来了。身后跟着一大帮陪同和随从人员。哨兵以规整的姿势迎接将军的到来。

  将军打量了一下哨兵,以几十年戎马生涯铸就的威严口吻发问:想不想家呀?

  报告首长,为了革命,不想家!

\

  放屁!将军剑眉一竖,大声斥责。

  哨兵的腿发抖了。他知道,眼前这位威严的将军是战争年代被称为常胜将军的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钧。

  革命就不要家了?没有家哪来的国?连家都不想咋保国?大话、空话、套话、假话!

  人们被震住了。在这突出政治的年代,谁敢说这样的话?

  不想家的兵不是好兵。将军看出了哨兵的紧张,走上前去,拍了拍还稚嫩的肩,

  记着,要想着家里的父老,才能对得起肩上的钢枪。

\

  将军走了。士兵的眼睛湿润了。不由悄悄将手伸进裤兜里去摸那封已看了无数次的家信。

本文链接:士兵“不想家”

上一篇:大安法师:持戒念佛,本是一门

下一篇:声杀(下)

相关阅读